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国际新闻

朝鲜战争在美国“无人知晓”,我们为何要隆重纪念?

时间:2021-02-06 12:19:31  来源:上观新闻  作者:

「被铭记和被遗忘」

北纬40度,辽宁丹东。

鸭绿江断桥是这座城市最著名的历史遗迹。20世纪50年代初,抗美援朝战争期间,这座连接中朝的大桥被美军炸毁,丹东一侧桥面仍在,而朝鲜一侧,江上只剩孤零零几座桥墩。

如今,站在丹东一侧断桥尽头,可以看到对岸朝鲜新义州造型各异的建筑、偶尔旋转的摩天轮,甚至沿江行走的路人。

鸭绿江上的双桥——左边为中朝友谊桥,右边为鸭绿江断桥。 司占伟 摄

在桥边,我们遇见了丹东本地纪录片导演马晓春。观察大桥是他的工作,也是爱好。身为丹东人,他曾对鸭绿江断桥既亲切又陌生。亲切,是因为这是家乡的桥、看过无数遍的桥;陌生,是因为只知道它和抗美援朝战争有关,其余却不甚了了。断桥承载了多少荣辱兴衰,长久以来,他总想弄清楚。直到有一天,在鸭绿江断桥桥头看到一位流泪的老人。

“有一年10月,抗美援朝战争纪念日前后,我看到一位60多岁的老人,站在桥头的《为了和平》雕像前,一边哭,一边打电话说,‘妈,我就站在鸭绿江断桥上,当年我爸就是从这座桥过的江’,我上前一问才知,他来自四川,是一名志愿军烈士的儿子,此情此景一下触动了我。” 马晓春说,从那一刻起,他决心拍一部片子,讲述鸭绿江断桥和抗美援朝战争的故事。

70年前的那场战争,志愿军后代没有忘记,丹东没有忘记,国家也没有忘记。2020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向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、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等颁发了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。

著名照片《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》,入朝的志愿军队伍正在通过马市浮桥。 黎民 摄

中国人民也没有忘记。媒体近期一项调查显示,96.2%受访者认为新时代仍应继承与发扬抗美援朝精神。中央电视台日前开播的抗美援朝题材电视剧《跨过鸭绿江》,收视率高居全国同时段电视剧第一位,累计观众超9亿人次,成为开年以来最火的电视剧作品。

奇怪的是,同是一场朝鲜战争,在参战的另一方——美国,却成了“被遗忘的战争”。20世纪50年代,当驻韩美军服役期满回归故土时,街坊邻居对于他们在朝鲜的所作所为、所见所闻,不仅显得无动于衷,而且很快就抛诸脑后,那些在本土发生的重大事件,或房地产、新车等才是美国人最关注的话题。

对于美国人而言,朝鲜战争既不像此前的二战那样,是为了保卫国家安全、动机正义的大规模战争;也不像此后的越战一样,将美国拖入泥潭,成为人们挥之不去的梦魇。朝鲜战争是一场难熬的局部战争,人们很快就认为这场战争不仅没有必要挑起,而且对美国毫无益处。

游客在参观扩建重开后的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。 司占伟 摄

一名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美国老兵不无辛酸地写道: 2001年、2002年是朝鲜战争中数次重大战役的50周年,然而,这两年间美国上映的三部战争主题电影(《偷袭珍珠港》《风语者》《我们曾经是战士》)中,两部是关于二战的,一部是关于越战的,朝鲜战争无人问津。

2004年,美国记者大卫·哈伯斯塔姆写作一本有关朝鲜战争的著作时,参观了佛罗里达的基韦斯特图书馆。他发现,书架上,共有88本有关越战的书籍,而有关朝鲜战争的著作只有4本。难怪在英语语言国家里,这场战争常常被称为“被遗忘的战争”或“无人知晓的战争”。

铭记或是遗忘,对阵双方几十年后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,本身就昭示着这场战争的意义。

「拼得山河无恙」

从鸭绿江断桥出发,沿江上溯50公里,是志愿军渡江作战的另一处起点——河口村。

河口村与朝鲜的清城郡隔江相望。村子是一座位于江心的小岛,因为遍植桃树,得名桃花岛。

63岁的村支书冉庆臣说,村里800来户人家,家家种桃树,多的几千棵,少的也有几百棵。春天看花秋天采摘,河口村这些年人气很旺。2019年“十一”长假,平均每天有十五六万人上岛。农家乐“老郎家”的鸭绿江游览船票一天就卖出了10万张。冉庆臣自豪地介绍,他们村的农民收入在全县排名第一。

从河口村远眺鸭绿江及江对岸的朝鲜。 司占伟 摄

桃花岛航拍。 司占伟 摄

也许是因为《桃花源记》,也许是因为金庸武侠里的桃花岛,桃花的意象总带着宁静、悠远的气韵,正如眼前河口村的桃花岛——遥居中国版图的东北角,静看鸭绿江水在四周环绕。

可是,这份宁静悠远并非与生俱来。70年前,中国人民志愿军多支部队从河口村出发,跨过鸭绿江,挺进朝鲜战场。美军飞机则往来于鸭绿江上,轰炸连接桃花岛和朝鲜的清城桥。冉庆臣说,听老人们回忆,美军飞机先是顺着鸭绿江飞,垂直于清城桥扔炸弹,扔了几天没炸断。后来又顺着桥的方向轰炸,最终把大桥炸断。70年后,这座弹痕累累的断桥依然残存在鸭绿江上,只是名字从清城桥变成了河口断桥。

今天的河口断桥。 司占伟 摄

2020年末,在一个寒冷的清晨,冉庆臣站在河口断桥尽头,远望对岸的朝鲜,几座山峦背后,就是志愿军与美军交战的旧战场。当年,也是在这样寒冷的季节,他的父辈在桥边为志愿军战士送行。

冉庆臣说,他父亲当年是河口村的民兵连长,曾经为志愿军带路进入朝鲜,也曾经协助部队将烈士遗骸运回村里。他说:“村子里十家有八家参加过抗美援朝。”

他从河口断桥尽头转过身来,回望岛上成片的桃林,期盼着下一个秋天的收成。岛中央的主干道将桃林分作南北两片,这一天正是赶集的日子,道路两侧,卖衣服的、卖鞋的、卖肉的、卖小吃的,一个摊位连着一个摊位。

河口村是当年毛岸英入朝时在祖国留下最后足迹的地方,今天这里建起了一所毛岸英小学。 司占伟 摄

沿道路北行,桃林尽头有片空地,停放着一辆从朝鲜战场运回的T34型坦克,似乎在提醒世人:没有70年前渡江一战,就没有今天桃花静开。

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不仅给这个边境小村带来了长久的安宁,也宣誓全中国人民站起来后屹立于世界东方。这一战,拼来了山河无恙、家国安宁。

抗美援朝纪念馆副馆长宫绍山说:“抗美援朝战争称得上是开国之战、立国之战。它的伟大历史功绩永远被国人铭记。”

「化作民族精神」

2020年12月,鸭绿江畔的丹东气温逼近零下20摄氏度,再加上新冠疫情阴影仍在,外地游客很少,本地人也难得出门,但位于市区英华山上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却分外热闹。

人头攒动的抗美援朝纪念馆。 司占伟 摄

副馆长宫绍山带领几位新闻记者,边走边讲解,走着走着,身边的听众越聚越多,而他的解说又常常被其他手持扬声器的讲解员盖过。宫绍山说,2020年9月抗美援朝纪念馆扩建重开后,日接待3000人,几乎天天约满。

这些参观者未必清楚抗美援朝战争的始末,但他们一定知道“谁是最可爱的人”,一定听说过黄继光、邱少云,一定怀念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保家卫国的英雄们。70年来,抗美援朝战争所凝结的民族精神已经浸润到中国人的血液里,影响了几代人对人生、对世界的看法。

志愿军战士使用过的搪瓷杯。 司占伟 摄

回眸人类战争史,一座城池的易手、一股敌军的歼灭,对今天的人们未必有现实影响,但伟大战争中迸发的伟大品质却融入了民族的精神谱系,化作红色基因代代相传。

70年后,我们依然铭记抗美援朝战争,正是因为它和长征精神、抗战精神等一样,奠定了当今中华民族精神的基石:那是不畏强暴、反抗强权的民族风骨,那是万众一心、勠力同心的民族力量,那是舍生忘死、向死而生的民族血性,那是守正创新、奋勇向前的民族智慧。

当年志愿军某部渡过汉江后围歼残敌的珍贵影像。 资料图片

在丹东,民族精神流淌于鸭绿江,铭刻在断桥上。自从偶遇那位在断桥桥头哭泣的志愿军后代,丹东纪录片导演马晓春就开始了用镜头追寻抗美援朝的历史。

他说:“一座城市如果没有纪录片,就像一个家庭没有相册。”历时两年多,走遍鸭绿江流域的所有桥梁,2020年他终于完成了那部让丹东引以为豪的人文历史纪录片《遥远的桥》。和绝大多数人一样,马晓春和他的先辈没有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,但他们无疑也是抗美援朝精神的传人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冬奥梦交汇中国梦,这是习近平心中“大事”
冬奥梦交汇中国梦,这是
昂山素季又被军方拘留,缅甸为何又政变了?|风向
昂山素季又被军方拘留
习近平总书记谈新发展格局
习近平总书记谈新发展
第一观察|习近平一个月内三提“政治三力”
第一观察|习近平一个月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